承余

戏子(二)

龚磬冬不太喜欢军师是有原因的。他奉教主之命去救了军师,那军师醒来见他第一眼却是:“这位壮士……”

于是龚磬冬一颗心碎成了玻璃渣。尽管他不如表面上那么自恋。

贺小梅对此不甚理解,在他看来,自己是肯定不会被说成“壮士”的……咳咳,并不是炫耀的意思。

军师回来了和他其实没有什么关系。

——


现在他还有另一件事要处理。

那个“阿清”。

他戏班的人。


贺小梅那时候有多喜欢唱戏,现在就有多逃避唱戏。源头都在于戏班。那个案件就是在戏班,他知道戏班里有内鬼,但无法怀疑到任何人。

所以顺利被嫁祸。

那时候第一个死的人是阿清的哥哥,临死前瞪大眼睛用血写下了一个清楚明白的“贺”。

示意凶手是贺小梅。


毫无技术含量的手段,偏偏所有人都信了。阿清原本是他的跟班,很喜欢唱戏,却不知为何跟在他这个唱戏唱得极烂的戏子身边。那个时候双眼含泪无声控诉着贺小梅,无声胜有声。

那是个连环杀人案,每个人死时恰好贺小梅都不在,送上衙门判刑妥妥的,人证没有,物证俱在。他伤心伙伴都不信他,当时的情况分明外来人也有很大可能……


——


大厅很宽敞,木桌的质感很好。贺小梅一眼就看见阿清修长的手指扶着青瓷茶杯,悠然自得。

再往上,是一张清秀的脸。正笑意吟吟看着贺小梅。

“贺老板——”阿清颔首,神色无不自然。

“阿清。”贺小梅神色郑重。

场面一时有些尴尬。贺小梅看着阿清淡定地慢慢喝完一壶的茶水,半阖着眼眸,神色晦暗不明。

“我还以为贺老板生活惬意无比,现下一看,如此憔悴,连心情都明朗了几分呢。”

“呵呵。”贺小梅干笑,顿了顿还是涩涩地说,“他……不是我杀的。”

阿清一挑眉,眼里水光潋滟:“我知道。”

贺小梅显出疑惑。

“但是一定要是你杀的。”阿清这时候轻笑一声,“贺老板,在下来此,是和你谈条件的。”

贺小梅微微蹙眉:“什么?”




————


————


————

短小精悍「并没有」,磨磨蹭蹭写悬疑……依旧ooc……设定里梅梅蛮惨的所以还是不玩俏皮了,解决的时候变脸啥的就走心吧。


戏子(一)

        贺小梅和怪侠一枝梅闹翻不是一天两天了。当年要不是他离开,魔教可能也收不到这位护法大人。

        贺小梅,又名贺云虎,爱唱戏,偏又唱得极烂。目若朗星,眼有卧蚕,唇微嘟,男生女相,好唱花旦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个时候,柴胡一脸嫌弃,说着“娘娘腔”,在贺小梅脑海里久久散不去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哎呀,梅梅,你什么时候再回去看看你的戏班?”带着奇怪乡音的口音传来,贺小梅太阳穴有点疼,转头一看,果然是龚磬冬:“冬冬,怎么,你的任务这么快就完成了?”

        龚磬冬摆弄着镜子:“那是!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越来越壮了……”贺小梅打量着龚磬冬,忍不住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!”龚磬冬悲愤而起,“大特写!重点表现我这被人诬陷,无比委屈的表情!”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对了,真的,你什么时候回去看看戏班?”龚磬冬撇过头来,“不要说什么等教主回来了,你这是真不想去还是真不敢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 贺小梅冷下了脸,死死盯着龚磬冬,又扯出一抹笑:“冬冬,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?”

        龚磬冬无辜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 贺小梅突然没了气。
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他这通脾气发得也真是莫名其妙,不过贺小梅自进入魔教以后脾气总是来得快去得快,也没人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 贺小梅是真讨厌一眼被人看穿的感觉。早些被离歌笑燕三娘看穿,再被柴胡看穿。进入魔教后被晋磊和龚磬冬看穿,甚至于方兰生也能知道他心所想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样很不好,他想藏的东西,总是藏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 “冬冬,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聪明?”贺小梅阖眼。


        他总是忍不住回想和一枝梅的大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那时候彼此之间总有着默契的动作。他怀念,他无法释然。梦境的最后永远都是离歌笑冷漠的眼神和轻生的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 贺小梅还记得,他问:“小梅,真的是你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——用的是肯定的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候燕三娘眼里满满的失望和心痛,柴胡眼里快要冒出的怒火,以及离歌笑的眼神的动作,似乎都在明明白白地给予贺小梅暗示——大家都不相信你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贺小梅好奇怪,那时候怎么就没有人站在自己身边。明明大家都知道自己舍不得杀人也不会杀人,但是在那么拙劣的手段和那么勉强的证据面前,都毫无例外选择了放弃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他也不恨,却也无法释然。尽管现在和水仙魔教的大家在一起,他还是总是回忆起过去的时光。

        那些平常的小细节和小幸福,到了最后,总是最伤人的利器。

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龚磬冬难得正经,贺小梅也不能认真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 “冬冬,是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 龚磬冬有些丧气:“军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军师?”贺小梅皱眉,又舒了口气,“好事啊。这和你问我有什么关联吗?”

        龚磬冬眼神雾蒙蒙的:“军师还带了一个人回来。他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戏班。”

        贺小梅的表情有些僵硬,顿了顿,却还是问:“谁啊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名字叫阿清,好像是你戏班的一个人。”


ooc严重得我都不想说话。。。脑洞好大堵不住 忍不住写一写,坑品差到爆,我绝对写不完。


二爷视频集〈粉丝剪辑 mv〉整理



——有了喜欢的人,好像突然有了盔甲,又好像有了软肋。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07794/ 太极·琴侠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08142/ 花太香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486155/ 伊人红妆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89535/ 元芳 息兮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616526/  子时过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52610/  青花瓷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830273/  侠骨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765627/  笔墨稠

——我二爷就是人间绝色好吗~~~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784321/

——二爷翻唱合集

几乎都是宝宝时期唱的(¯﹃¯)声音超软超萌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781094/ 童真 二爷抱娃合集

二爷真的好喜欢小孩儿……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766682/   暖心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741786/   没有什么不同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742159/   young and beautiful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746934/   MTY48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883746/   I hate(love) you  【色气向】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868133/   ET  【色气向】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885739/   娃娃脸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853918/   宠上天

——颜汪专属,现代美色合集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21607/

——万万没想到脑洞 主角大西洪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773976/   舔屏向纳西索斯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747187/   晴空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886244/   南山南

——现代水仙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483582/

—— 最新动感舞曲 插秧联盟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676743/ 出道八年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78924/  二爷二起来连马粉都害怕

——综艺剪辑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263006/

—— 美拍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339774/ 白玫瑰与红玫瑰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322929/  我与自己唱相守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380036/  胭脂畔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407300/  马总水仙魔教个人宣传视频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708132/  花旦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485460/  阿生哥与芳儿

—— 古代水仙
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695972/   浮生未歇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71353/  我有特殊的BGM播放技巧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47549/  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615406/   方兰生卖萌可爱MAD

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1561146/  君自兰芳


在你看不到的世界

        排名出来的时候,我其实是很高兴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迫不及待想要把成绩给爸爸妈妈看,一遍遍幻想着妈妈看到成绩时笑着对我伸出大拇指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 什么都没关系了,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。我坐在教室里,写着作业,偶尔想起,都会情不自禁地微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当我故作镇定,把排名告诉她时,出乎意料的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 她只是微微颔首,然后继续看着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 那一刹那,像是猝不及防有一盆冰水浇下,从头到脚,把我冻得浑身僵硬。我原本难以抑制的热情、情不自禁的幻想,霎时间成了一场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 我对自己说,没事儿,开家长会,老妈一定会很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我又开始幻想,当老师淡淡地说出我的名字,一字一顿,老妈的心情会有多么激动多么骄傲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我又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我经常想错。

        下午就是家长会了。我背着书包,和朋友说说笑笑,走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一回到家就放下书包,饭也没吃,就很高兴地叮嘱她,老妈,下午家长会要准时,两点半到。

        她依旧在看手机,只给了我一个没有意味的眼神。她的语气听不出来什么,只有淡淡的不耐。

        好奇怪欸,我为什么要按时去?

        我的面部都僵硬了。我走进厨房,听到自己说,你去   个家长会,你在家又没事,你还不按时去?

        我本来就不想去。

        呵,你不想去你就早点说啊,向老师请假啊,你又不早点告诉我,我就去向老师请假咯。

        我盛好饭,端着碗坐在餐桌前。

        空气仿佛有一瞬间的凝固。

        阿诺有和老妈说话,聊刚刚考完的数学考试。我听到她带着安抚,轻声细语,说,没关系,那个考试题目不好,画的那个图有谁能看懂啊,你不会做不怪你。

        我差点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记忆的彼端,我也向她说过考试的题目,图不好看,看不懂意思。但是那个时候,我清晰地记得,她只是审判一般,眼神锐利,然后冷笑着说,你看不懂那是你的事,难不成所有人都看不懂?不要为自己找借口!

        那个时候我觉得她就是这样的性格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现在她说,她对阿诺说,是题目有问题,没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 总归是我的错。

        是我想错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上政治课的时候,老师说,子女和家长有矛盾,要有效沟通,要主动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主动了,但是更矛盾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想让她了解我,我想让她理解我。我想和她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但是她不想。

        这么久了,她什么时候注意到过我的情绪不对?

        就算是那一段时间,我那么沉浸在二次元里,甚至分不清梦境和现实,甚至抑郁,甚至想要通过自杀,和二次元的世界有一个接触。就算是那个时候,我向她说过那么多次,我有多么想打消自己的念头。我暗示明示,她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    我有无数次回忆起了童年,无论是拘谨而乖巧的,还是漠视着放肆的,那些个时候,我也无数次拿着年级第一的卷子,拿着写着100分的卷子,故作镇定故作淡然地给她看。

        她的表情无数次转变,从开始的惊喜和骄傲,到后来的熟视无睹和不以为然。我也慢慢没有了向前的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就是黑暗的时期。那时候,考试的场景,回忆起来,都是黑白且伴随着压迫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那时候的想法,在现在看来都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    那时候,我安慰自己,一切都会变好的,老妈的性格就是这样,她对我仍有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 我自我催眠,极度疲惫。她却依然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 我还是过了那个坎。但是一切又渐渐明朗,也许再一次,我摔倒了,任何理由都不足以让我继续坚强。

        阿诺她一年级,期中考,刚刚考完。

        她不认识字。她最拿手的数学也只考了97分。

        我匆忙跑回家,看到的却是老妈温柔的笑脸,对着阿诺,说,宝宝真厉害,那道题宝宝也会,就是粗心算错了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我想起,老妈当初对我说的是,粗心不是借口,你会又怎么样,错了就是错了,谁管你会不会啊。

        阿诺最近开始认字,终于能认一些简单的字了。她六岁了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一岁开始上学,五岁因为年龄不够,多上了一年学前班。我那个时候就已经可以自己读书写字了。

        阿诺总是在晚上和老妈一起研究作业。

        我被教导着一回家就要把作业写完。老妈从不会看着我写作业。

         有些事情,你不能深想。只是稍微对比,心脏就抽抽地疼。

突然发现二爷有好多奇怪的CP……(๑´ω`๑)

什么“物竞天泽”“峰宇”“洋芋”“天然”“心袁意马”以及哔哩吧啦的CP,有一些还有来头,但是“天然”“洋芋”什么的究竟从何而来啊摔ヽ(≧Д≦)ノ

而且,这么多的真人Cp,二爷当攻的怎么就这么少呢(´-ω-`)明明是男友力报表的家伙(。ì _ í。)


二爷

        喜欢二爷不久,仔细算算,也就两三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 还记得当年听该死的温柔的时候,觉得这首歌没内涵,烂大街,还以为这首歌是那种非主流大叔唱的。

        还记得以前看到同学追星,我以一种超高姿态的上帝视角看着,觉得无聊,觉得自己不可能会变成她们一样一看见自家爱豆就“啊啊啊好帅”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还记得以前沉浸在二次元的世界里,对于三次元的现实不屑一顾,一直都不觉得生活中有谁能比得过兵长、黑子、环帅气。

        还记得以前看到朋友花大钱买一堆堆的偶像海报,我不理解,还嘲笑“你白痴吧”“一点都不帅气啊”“浪费钱”。

        还记得……

        太多太多。


        但是直到自己真的喜欢上一个明星的时候,才真的明白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 也许那个人不是很完美,但是他的一举一动就是能够牵动你的心。有时候,他搞怪瞪眼伸下巴,在你的眼里就是那么帅气那么美。

        明明那些海报那些书都没什么大的用处,明明电视节目上他才有几个镜头唱两首歌,但是你就是能义无反顾地去买去看,但是你一看到他的名字就会忍不住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 真的……打脸啪啪啪响啊。我现在变成了以前自己不屑的那种人,却那么开心。


        有时候,我是那么庆幸,加入了羽毛。其实追星也就是图个开心,就是怕好不容易得眼缘的身后一大堆脑残粉黑粉。但是羽毛们大部分都特别理智,而且对待马二都是当孩子一样疼。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说起来我也很想笑。我觉得马二有时候就是一个小孩,我就是亲妈粉,但是我萌动的少女心又让我忍不住幻想,能不能和他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    好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 好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 好讨厌。


        在如山的作业里,窗外的月色下,偶尔我甩甩酸痛的手,想到他,心情突然变得很好很好,唇角忍不住泛起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 这大概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吧。

        心情都被他牵动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一直不擅长抒情,母上大人也曾指着我的语文作文咬牙切齿,说我天性淡漠,感情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缺点,也许就算是面对着二爷也改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总有一天,他这个人会融入我骨血,和亲人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 我坚信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也在努力。